代怀孕服务

分类

分类:

成都-长沙-武汉 一对武汉母女的49天回家路

女儿在机舱朝家的方向眺望
成都-长沙-武汉 归途
美妙的计划
1月20日,她们到成都旅游,计划1月24日回武汉
突来的变故
23日凌晨,武汉宣布封城,航班取消,她们滞留成都
揪心的牵挂
武汉确诊病例不断上涨,有一个亲戚被感染了
回家的曲折
3月5日,先乘飞机到长沙,然后坐火车回到武汉
列车靠站,车门开启,踏上站台的那一瞬,家终于回来了。卢女士环顾四周,空荡而安静。眼前,是她最熟悉的武汉,天气很好,阳光明媚。
49天,卢女士和她8岁的女儿朵拉经历了人生中最长的一段旅途。她们和疫情下众多难以回家的武汉人一样,滞留在异乡,像身处大海中的小船,彷徨着、孤独着、焦急着、盼望着。回家,从未如此迫切。
3月5日,卢女士在网上搜集着回家攻略,规划好线路,购买好车票,全副武装,从成都出发,踏上了归家的路。她携带着两份重要的通行证明——来自成都的解除隔离和健康证明以及武汉本地所居住社区出具的在外人员返汉申请表。当天下午,她们抵达武汉。过程中,她还以女儿的视角用视频记录下了这段归途。
卢女士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讲述了她49天的漫长旅途,以及回家攻略。
1 出门
当时,所有人都没有戴口罩这一说
我们是1月17号出门的。两个妈妈带两个小朋友,当时计划的是一周时间,先去重庆再到成都,回家正好过年。
出发的时候,新闻里已经有了新冠肺炎的一些报道,但当时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是会人传人的。所以我们走的时候,不管坐火车还是什么的,所有人都没有戴口罩这一说。直到在重庆玩了两三天的时候,就发现新闻里有报道这方面(人传人)的事情了(注:1月20日晚间,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表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存在人传人的现象。)
1月20日,我们到了成都,计划带孩子去锦里、宽窄巷子、春熙路,看看川剧变脸啥的,然后订了1月24日除夕当天回武汉的机票。但23日凌晨,武汉宣布封城,当天就接到了航空公司的消息,航班取消了。
回不了武汉,我们就只能一直待在酒店了。因为一是报道出来后,我们觉得这事很严重了,另外我们又是武汉的,万一身上真的带了病毒呢,这个又有很长的潜伏期,就想肯定不能再出去了,要对别人和自己负责。
决定留在酒店前,我们去买了口罩,当时是1月21日中午,打了一个出租车,司机就带我们去了药店。去了好几个店,但都说已经卖完了。直到晚上吃饭路过一个药店,很幸运,那家店刚刚进了一批货,我们一下就买了很多包,一直用到现在。
2 滞留
孩子天天问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待在酒店,我们几个人一直在房间都没有出来过,也没有跟任何人接触,每天点外卖吃。酒店有一个机器人,外卖都是由机器人送到房间来。
然后每天就盯着手机、电视,关注疫情方面的新闻。当时有说空调可能会有传播问题的报道,我们在酒店也一直没有开过空调。
中途,那个酒店在排查住宿人员的时候也知道了我们是武汉过来的。一开始还是比较担心,那个时候媒体就有报道,说武汉的人在外面遭受了很多不顺,觉得武汉人很危险。但因为我们是很早就去了,在那里也住了很长时间,他们的态度也还算不错,每天还会给我们测量体温。他们帮了我们不少,给我们记录体温,打印一些资料,告诉我们成都这边的防疫措施,办隔离证明等。
春节的那段时间,我们当时是想回武汉的,但没有任何的途径能让我们回去。那段时间也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们也不敢回去,怕万一在路上被传染了,到了武汉也不好办。
到了2月份,疫情形势还是不怎么好,我们决定继续留在酒店。当时酒店做清洁的阿姨也建议我们不要出去,说成都这边相对还算比较安全的,如果我们回武汉的话反倒不安全。就这样我们一直住了一个月的时间。
与武汉家人的联系都是每天进行视频,双方各自问候,各自牵挂。过程中,大人还好一些,就是小朋友不太懂,情绪要差一点,天天问什么时候可以回去,为什么不能回去。我也没办法给她一个确切的答案,因为我们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回去,还蛮难受的。
3 牵挂
武汉家在高风险区,有亲戚被感染
最难熬的时候是春节以来的这一个月。过年的那段时间特别害怕,当时疫情在扩大,也担心武汉家人万一有感染的情况,而自己却不在身边,又相隔几千里,想回回不去。
白天的时候,每天拿着手机,看着确诊病例往上涨,每天特别多的新闻报道,网上各种消息,很混乱,很复杂,担心武汉的情况,晚上根本睡不着觉。好在我们这边是两个妈妈两个孩子在一起,有什么事情,起码两个大人可以相互商量一下,压力大时还可以相互沟通一下,排解一下情绪。
因为成都这边对湖北过来的人一直比较关注,警察和一些政府工作人员也会不时给我们打电话了解情况。我们也就顺便向他们打听消息,像我们这种被困在外地的人想回去怎么办。
最担心的还是武汉家里的人。那个时候特别恐慌,因为我家在武昌区那边,那里的确诊人数非常高,风险特别高。加上恰好有一个亲戚被感染了,又一直没有办法住到医院里面去,直到后来方舱医院建起来,外地医疗队和物资的进入,亲戚才住进去。
所以,在2月份时,就特别想回去。我们当时在成都的社区办了隔离证明,本来想拿着这个东西就可以回家了,但那个时候武汉疫情控制得还不是很好,还是觉得再熬一熬,等一段时间,等更安全一点的时候再回去。
4 归途
飞机转火车,从成都到长沙再到武汉
一直到3月5日,我们觉得应该可以回家了。
我们有个滞留在外的武汉人的群,群里会分享一些回家的经历。在出发的前一天,当时有一个群里的朋友,就讲他们先到长沙,然后坐火车回武汉。我们也就计划按照这个线路回武汉。
之前我们也考虑过从成都坐火车到武汉,但车上的时间太长,担心在封闭环境下风险会高一些。后来想着先坐飞机到一个离武汉近的地方——长沙,再坐火车回去。这样算下来时间都差不多是一个多小时,会更快捷一些。
另外,我也查了一下那段时间前一个星期左右的数字,成都和长沙的新增数已经好多天都是0了,那么这个时候可能外边会安全一些了。然后就买了3月5日从成都飞长沙的机票和从长沙途经武汉的火车票。
当天凌晨5点左右,酒店老板开车把我们送到了双流机场,坐早上7点10分的飞机,不到上午9点就到了长沙。然后在那边登记了健康证、身份证等证件,出了机场后,再换乘磁浮列车到长沙南站。坐12:30的火车,从长沙南站出发,下午不到2点就到了武汉。
在火车上,我们就询问了乘务员,是否可以在武汉停车,工作人员拍了我们的证明材料,给我们拍了照,把我们要在武汉下车的人统一放到一个车厢里面,说到时候如果列车停了,就统一都从这一个车厢下车。在整个行车中,我们都尽量避开人多的地方,在火车站候车时,也是单独在一块空地,等车子要开了才进的车站。下车时也是等别人都下完了,我们再下。口罩也都戴了两层,还给孩子准备了一个护目镜。
5 回家
我终于到武汉了!
从当初出门到回到武汉,差一天就到50天了。当时一下火车到了车站,那种感觉很不一样。
可能很多人都觉得武汉很危险或者怎么样,但是我们却没有那种感觉。一到武汉站就觉得我回家了,我终于到武汉了。还是觉得它是我们很熟悉的地方,虽然车站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就我们几个下车的人,车站空落落的。在火车站出站的时候,我们用微信扫了一个码,提交了个人资料,刷身份证进行了登记。
那天回来的时候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心里觉得不管家里发生了什么,不管武汉再怎么样,我们还是回来了!
我们进了小区,到了家里,家里妈妈、爷爷奶奶都很好,大家都很激动,隔了快两个月,终于见到孩子了,都特别高兴。在成都的时候,他们就一直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在路上的时候也一路在问。
不过回家后,我还是给女儿讲,在回来的路上暴露了很长时间,待在家里也要戴着口罩,跟家人保持着一点距离,让自己和家人都安全。
武汉的变化挺大的,物资什么的都挺好,现在什么都不愁,也有志愿者上门送我们订购的一些物资。还挺感谢他们的,昨天晚上我还收到一个大包裹,很晚了,10点多钟他们都还送过来了。
有很多武汉人现在可能像我们之前一样还在外地,没有回家,我也希望能把我们的回家经历分享到滞留群里,给大家分享一下回家的线路。
希望漂泊在外的武汉人,都能安全归家。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杜玉全 受访者供图
原标题:一对武汉母女的49天回家路

标签:

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Copyright © 2002-2030 武汉聚缘代孕网网站地图sitemap.xml tag列表